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此为防盗章  上方传来鞋底摩擦的声音,不徐不疾, 却如同霍霍磨刀声, 吓得周丞一抖。

    他这人情感方面有些极端,恨的时候可以口出恶言, 肆意折磨。受了恩惠,不会落井下石,时刻准备报恩。

    哪怕这个人喜欢周猝那个野种。

    “你如果是为了钱跟他在一起, 趁早打消念头, 周猝没钱。”他深吸一口气,从牙齿缝里挤出一句话,“念在你救我的份上, 要钱我给你。”

    方灼诧异睁大眼睛, 周丞见他傻愣着,爆了句粗口急躁道:“而且就他那逼样,能艹你几下?以后恐怕连x生活都没有!”

    能艹几下方灼还真不确定, 也不打算确定。

    “这件事就不劳你操心了。”懒洋洋的把手插兜里,听着脚步及近,方灼突然咧嘴, “还愣着干什么,走啊。”

    脚步声戛然而止。

    周猝就站在楼梯口,捏着拳头,目光胶着在方灼背上。看着他头也不回的跟着周丞离开, 眼帘垂下, 遮住了其中暗沉翻涌的眸色。

    ——

    周丞开车载着方灼离开别墅区, 半路就把人给抛下,顺带扔了一张支票。

    方灼看也没看就揣进兜里,打车去孤儿院,匿名全给捐了。随后回了趟家,带上钱约出债主,把债还了,顺便还从对方口中得知一个意外消息——

    带领周家发迹的现任家主,周鹤年老先生,下周三要举办八十大寿的寿宴。

    周猝和周丞这一支只是周家分支,真正的周家掌权者远在东郊主宅,现今已经很少露面。

    周家的发家史并不是秘密,周鹤年大概生来就是吃风水堪舆这碗饭的,悟性和天赋俱佳不说,还很有市场眼光。学成出师后,他背着吃饭的家伙,直接北上帝都。

    在帝都这样的城市,达官显贵多了去,谁都想官运亨通、财运发达。起初周鹤年还得上门求着给人看风水,后来就成了别人抱着金银都难以见上他一面。

    周鹤年有了钱,就开始红旗不倒彩旗飘飘,儿子、亲戚一箩筐。他索性给大家明细分工,除了在亲族中选些资质好的,跟着他学习堪舆,其余的,一部分人负责宣传推广,一部分人则专门负责赚钱,以维持这个庞大家族的开销和运作。

    周父就是这最后一种。

    既然是八十大寿,周父和周丞是肯定要去的,至于周猝,难说。

    方灼阔别债主,直奔超市。

    他体温偏高,被太阳一晒汗水狂冒。等他走进超市的时候,浑身几乎湿透。

    方灼在酒水区搜刮了几瓶高度数二锅头,又去买了堆小零食,抱着鼓囊囊的书包坐上公交车。

    春末夏初,路上葱绿一片。

    方灼下了公交车,沿着绿荫道跑了大概一公里才到别墅区。

    这个时候,周猝正站在书桌前些毛笔字,方灼一进书房就被纸团砸个正着。

    周猝的耳朵动了一下,头也不抬继续写字。

    多次被忽视,方灼已经习惯,轻轻敲了敲桌面,“我买了酒,今晚咱俩喝两杯?”说罢想起周猝身体不好,又问,“你这身体能喝酒吧?”

    周猝手腕一顿,毛笔在纸上晕染出一团墨迹,他随手揉成团扔到地上,看样子有点烦躁。

    方灼悻悻的摸摸鼻子,厚着脸皮不肯走。能约到最好,不能约到嘛,再想别的招。

    他站的有点累,眼珠子转了一圈,瞄准周猝和座椅间的缝隙,侧挤进去,坐在了椅子。一垂眼就看见男人被西裤包裹的屁股。

    虽窥不见全貌,但可见一斑,绝对的翘挺马达臀。

    方灼羡慕嫉妒恨,恶意的用手指戳了下周猝的腰,“喂,你到底能不能喝啊。”

    周猝稳稳的一撇突然就歪了,腰背僵硬,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能。”

    方灼:“你声音怎么啦?”听着怪嗖嗖的。

    周猝抓起再次作废的宣纸,用力掷出去,心情似乎更差了。

    方灼识趣的起身离座,边走边小声嘀咕,“脾气这么烂,以后怎么找男人。”

    周猝突然抬头,微眯着眼,眼神如鹰。

    方灼硬气地瞪回去,又很快败下阵来,心虚间步伐越来越快,直到将对方锐利视线挡在门后。

    ——

    为了营造“哥俩好”的气氛,方灼亲自下厨,拌了个口水鸡,又炒了盘花生米。他找不到白酒杯,就直接拿了两个小碗代替。一个碗里倒的是白开水,一个碗里是高度酒。

    晚上九点半,他把菜和酒摆好,把人从楼上请下来。

    周猝面无表情,方灼笑呵呵的把酒碗推过去,“咱俩能认识也算是有缘分,俗话说好兄弟一口闷,一人先走一碗。”

    说完豪放的端起自己的白开水,一饮而下。

    周猝也端起碗,放在鼻尖一闻,一股劣质酒精勾兑的味道,他嫌弃的皱着眉喝下去。

    虽然周二少喜怒不显,方灼却觉得他今晚心情似乎不错,格外好说话。于是眼疾手快,又给他满上。

    果然,周猝虽然拧着眉,但并没有拒绝。

    一来二去,两人各干了三碗,皆是面色无常,看不出醉没醉。

    方灼探究的盯了周猝半晌,手指在他眼前晃来晃去,“喂,你头晕不晕?”

    周猝抿着嘴,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突然伸手捏住方灼的脸,“你不是跟着他走了?”

    “我就出去溜一圈,这不是回来了么。”方灼握住那只手,“爸爸扶你上楼好不好?”

    周猝摇头,“我自己能行。”

    他站起来,身姿挺拔,每一步都走得沉稳,根本不像喝醉的。但方灼确定,周猝就是醉了,而且还是一喝多,情绪就亢奋,话也变多的那种。

    周猝往前走两步,又回头看向方灼:“爸爸,你不跟我一起吗?”

    进来上厕所的保镖听到这话一个趔趄,惊得下巴都要掉了。二少可是对亲爹都没这么叫过的,这他妈是中邪了???

    方灼这便宜占得身心舒畅,弯着眼高声“哎”了一声,心花怒放的跟上去。

    周猝正在一个大型施工现场,工地出了问题,不是三天两头总有工人从脚手架上摔下来,就是总遇到突击检查,大大小小吃了不少官司,老板只好重金请周猝过来看看。

    方灼的来电和短信都设置了特别铃声,手机一响,周猝就知道是谁。

    老板知道风水先生一类的最好别得罪,便老实站在一旁,紧接着就见周猝硬生生的把手机给捏变形了。

    “周,周少,您要是今天心情不好,咱们可以改天。”老板战战兢兢。

    周猝表情不变,一本正经的给老板指出这地方正好冲着凶煞方,要把原定的正门换到西北边,然后在原地竖起一面十米高的影壁,或是大型祥瑞石雕,即可做装饰,也可挡煞。

    老板让助理记下,恭敬的把人送出工地。

    工地外的黑色轿车上,司机正坐在玩儿手机,周猝一上车,他就发现不对劲,紧着头皮问:“周先生,我们去哪儿?”

    周猝的手指敲着扶手,头后仰着,眼睛半阖着,“去景悦。”

    景悦一家高级私人会所,采取会员制,能进去的都不是普通人。里面的服务人员,无论男女,个个貌美如花。

    司机微微惊讶,周猝的所有行程他都一清二楚,没听说今天约了人啊,难道是终于腻了家花,想偿偿野花了?

    周猝在景悦有一间长期包厢,专门用来谈事。

    等他到的时候,里面的人已经等得不耐烦,开始摔东西,刚踏进去,一个花瓶砸过来。

    周猝敏捷的抓住,直接扔回去,瓷瓶在对方脚边炸裂开,瓷片飞溅,割破了那人的脸。

    周丞不甚在意,嘲讽道:“许未来知道你戾气这么重吗?”

    周丞知道父亲的干事情以后,心里一直挺乱,觉得以前的自己就是个傻逼,他一直怨天尤人,觉得父亲偏心,觉得自己被个野种骑到头上,是最委屈,也是最有资格骂周猝的那个。

    结果全他妈不是。

    后来,他听说周猝在南方混出了名堂,并且广撒网,要重金请一只上好的白玉玉瓶。

    也不知是出于想要补偿,还是想借机看看这个仅剩的亲人,周丞立刻派人四处打听,整整半年才弄到个还算满意的。

    周猝坐到沙发上,沏了两杯铁观音,“我要的东西呢。”

    周丞把一个锦盒拿出来,推过去,“顶级羊脂籽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