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您的v章购买比例没有达到, 暂时无法阅读更新哦(∩▽∩)  昨晚睡的早,天一亮人就醒了。

    屋内剩下江秋月,其他两人一个在灶房做饭一个在院内洗漱。

    江秋月穿上昨天准备好的旧军裤和白色衬衫, 头发在脑后编成鱼骨辫,衣摆塞进裤腰里, 皮带扎紧, 脚上一双解放鞋, 清爽利落。

    她这一身出去时,院里正洗脸刷牙的知青们回头看了好几遍。

    江秋月拿盆接水洗了把脸,回屋去擦百雀羚。

    对着镜子, 她第一次认真看这世的容貌, 果然就像原主的哥姐一样, 她长的也像江母。

    鹅蛋脸弯月眉杏仁大眼翘鼻子,再加上小巧粉嫩的嘴巴,不是多惊艳的长相, 却也属于漂亮的范畴。

    脸颊上还有一点处于成长期的婴儿肥,除了脸色有些营养不良的苍白,身上也太瘦, 没有多少肉。

    身高没量过, 估摸着目前有一米六了,二十岁之前还有上涨的空间。

    “哟, 大美人, 吃饭啦。”刘爱英依在门框上, 看江秋月对镜梳妆, 调侃地喊道。

    江秋月放下镜子,笑道,“哪有什么大美人,只是擦些东西护肤罢了,这边风有点大。”

    昨天晚上洗脸的时候一抹脸一把灰。

    刘爱英眼尖,看到她手上的百雀羚盒子,接过去左看右看有点稀罕。

    女知青来到这里穷乡僻壤的,如果没有家里人接济,很少再有机会能弄到在农村稀缺的擦脸油。

    她们平时最多买盒蛤蜊油擦脸,秋冬还好,春夏擦上太油了。

    江秋月看她实在忍不住跃跃欲试的样子,打开让她试试。

    刘爱英摸摸快被吹裂的脸皮子,不好意思地挑起绿豆大小的乳白凝脂,放手心里涂匀后擦在脸颊上。

    “清爽,没感到油腻。”她很欣喜地评价。

    看了又看蓝底红花的精致小铁盒,刘爱英不舍地还给江秋月。

    早饭是稀薄的能照见人影的玉米碴子粥。

    昨晚女知青们休息后,队长派人送来了新知青这个月的口粮。

    玉米面红薯面等粗粮是没有的,一人半袋打碎的苞谷碴子。

    这不,今早上就做上了。

    江秋月特意打了上面比较稀的,权当水喝,闭眼咕噜几口完事。

    李永红看见说她好养活,吃的少。

    刘爱英有点心不在焉,今天她值班,吃完后晃回灶房刷锅洗碗,整个人不在状态。

    江秋月回屋拿军用水壶,趁机吃点馒头和水果。

    等灌满水,扛起锄头,她就跟着一起下地去。

    三月里,春回大地,一天不见田野上就冒出了大片的新绿,草木焕发生机。

    江秋月跟随大部队走在田埂上,身旁时不时经过三五成群的村里人,大多都是好奇的朝他们这边看,然后指指点点嘀嘀咕咕地走远。

    有几个打招呼的一般都是领导或平时来往的熟人,这时陈中华就会上前寒暄几句。

    村里的年轻人遇上了偶尔也会同行一会儿,跟熟悉的人说说话。

    但是江秋月发现,大部分人跟知青之间明显保持着距离,像是各自站在两个世界里,观望好奇却不涉足。

    知青们身上即使衣裳破旧也尽量打理的干净整洁,衣服不打补丁,精神面貌尚可,眼神有光。

    搁村民口里来说,是一看就是受过教育的城里娃。

    而路上所见的村人,大都一脸菜色,衣衫褴褛补丁连缀,裤腰带勒得死紧。

    有家里条件好的还能勉强保持体面,积极去上工。有那差的两眼无神脸颊凹陷,在路上晃晃悠悠地往地里走。

    终于到了知青们分配的那块地头,队长柳建国过来鼓励了一番新人,在边上划出两列新的地块让新人劳作。

    陈中华示范几下,其实就是锄地翻土,将结块的土壤锄松软了,拢成一垄一垄的好下种子。

    具体种什么怎么种,江秋月不知道,她就模仿别人的锄地动作,再下点力气就行了。

    至于前腿儿弓后腿儿蹬什么什么,不存在的。

    老实锄了半晌,江秋月起身擦汗。

    虽然才三月份,但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活也太累人了,干一会儿热的汗流浃背。

    举目四望,周围都是弓着背干活的人,也有人站起喝水拿草帽扇风之类的变相休息。

    一大片灰蓝黑,也看不出谁是谁,江秋月想找出个人都难。

    原书男主是个常年白衬衫黑裤子的文弱青年,书中描写五官清秀个子有点高,有陌上人如玉的美称。

    也不知道具体长成啥样,让原主被救一次后就一见倾心,情愿倒贴救命的粮食和补品,最后人财两失。

    江秋月穿越后提前了过来的时间,也不知道那件英雄救美的事还会不会发生。

    这会儿,刘爱英一边锄地一边磨蹭到江秋月身边,问她,“哎,去不去解手?”

    江秋月喝口水,本想拒绝,但看她欲言又止的使眼色状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