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您的v章购买比例没有达到, 暂时无法阅读更新哦(∩▽∩)  对于他的奉承和试探没什么热络劲。

    回屋后, 李永红没搭理她, 躺炕上闷被窝里不知道在干嘛,刘爱英朝她努努嘴使了个眼色。

    江秋月借着天色余光收拾好爬上炕, 刘爱英挨过来小声嘀咕。

    “唉, 那位又眼馋了, 可惜她自个一个人折腾不起来, 想要也拿不到!”

    话里有话,江秋月没听懂她的机锋,“好好睡觉,想想明天起来能吃大馍。”

    刘爱英瞬间被转移了话题, 又说了一会儿后慢慢睡过去了。

    江秋月睁着眼睛, 看着房间内的光线渐渐消失,思索刚才刘爱英透露的意思。

    寻思了一圈, 估摸着李永红跟那位回家探亲的女知青关系应该不错,且那位不是个省油的灯。

    唉,江秋月叹口气。

    她果然还是适合做个技术宅, 玩不转人家的心眼子。

    第二天, 江秋月不用再下地, 而是去仓库那里上工。

    同去的还有队长家儿媳妇柳兰花, 对方一身蓝底碎花的衣裳黑布鞋长辫子,五官端正大方, 据说在村子里很时髦好看。

    两人在仓库门口摆上一张桌子和条凳, 主要记录种子出入量和拿种子的人。

    江秋月特意准备了本子和笔, 柳兰花果断放弃了队长找的大红纸和碳条。

    柳兰花是个好说话的人,因为江秋月的药及时救下她家娃一命,因此对江秋月很照顾。

    抗包拖种子袋的人是村支书安排的,两个矮冬瓜总想在话头上调戏漂亮的女知青,被柳兰花挨个骂回去,总算老实了。

    江秋月仔细记下拿种子的数量和姓名,再让人按手印,边跟柳兰花说着话。

    一上午过去,种子出了几百斤,说明田里那边播种进行的很顺利。

    江秋月从跟柳兰花的唠嗑中知道一些村里的事情。

    比如柳兰花虽然也姓柳,其实是从隔壁的长河大队嫁过来的,柳家湾的人大都是这个姓。

    比如高云梅一家祖上是从外地逃难过来,在临河村安家落户的,所以村里只她一家是外姓。

    高家来的时候据说带着几样好物件,家里有底子,现在都不缺吃喝。

    还有管理种子这活,柳兰花隐晦的提了提。

    大致是队长一派同村支书一派一直不对付,这次在种子方面的人员安排上又较上劲了。

    队长安排他家儿媳妇占了一个坑,村支书儿子还在家养伤不能出工。

    队长还人情让知青占住另一个坑,村支书不干了,特意找他那方的几个人加进来抬种子。

    巴拉巴拉,两方人马多年来你来我往勾心斗角一地鸡毛。

    江秋月听得一脑门官司,干脆左耳进右耳出,老老实实当个听众。

    到了中午,仓库大门一锁,各回各家去吃饭。

    下午时柳兰花悄悄给江秋月一小袋发芽的种子,是种子筛选时挑出来的,让她回去煮了吃。

    江秋月晚上拿回去泡水里,第二天早上让男知青用辣椒油炒出一盘菜,就着碴子粥正好。

    这天上午,领种子登记的人很多,播种进行了一半,农历三月份快过完了,四月前要把地都种上,都忙得很。

    江秋月坐在桌子后,有条不紊的写名字对数量,一手端正的楷书跃然纸上,让围着的人心中下意识升起敬畏之心,不敢大声喧哗。

    只听一声娇哼,一袋玉米种子重重落在桌子上。

    江秋月抬头去看,桌子前站着浓眉大眼一身蓝的高云梅。

    高云梅环手站在江秋月面前,骄傲的扬起头颅,居高临下朝她很不屑地喷了一声。

    江秋月看了眼正对着她的俩鼻孔,低头抽了抽嘴角,如常报数记录。

    “玉米种子一袋十斤,领者高云梅,来,高同志按个手印。”

    江秋月将本子和红泥递过去,好似根本没看到对方的挑衅。

    众目睽睽之下,大家伙都在等着呢,高云梅只好先按了手印,拎起种子让开位子。

    江秋月继续下一位,一点没受到影响。

    “江同志,俺不得不说你,大家伙都下地播种为大队出力做贡献,你整天坐在这里只是写几笔字,不觉得羞愧吗?”

    高云梅说的一腔热血,并且右手握拳放在胸口,手肘抬起摆出一个积极向上的造型。

    “俺们社会主义接班人应该奋战在前线,不能偷懒耍滑,要吃苦耐劳多干活!”

    等她说完,江秋月收回目瞪狗呆的表情,带头鼓掌。

    “高同志,我知道,你们艰苦播种的形象是无比光辉,十分光荣的。”江秋月一副认真无比的样子,话头一转。

    “但是我觉得在这里做记录的工作同样重要,我们不能因为它们工种的不同就产生歧视。地里的活用体力,而记录的活用的是脑力,咱们都是在为集体做贡献啊,你说是不是高同志?”

    周围人听得晕乎,但不妨碍他们认为小江知青很有文化,都跟着附和。

    高云梅跺脚,说她是狡辩。江秋月又怼了她两句,一边不忘把本职工作做好,记录的活没落下。

    柳兰花回家看过皮蛋过来时,站那儿听了一段,此时不由插进来。

    “哎呀,梅子你在这干啥,有闲空咋不去和平家里看看他哩,你们早前不是还说要做一家吗?”

    柳兰花一通笑嘻嘻打趣的话,让高云梅胖胖的脸蛋一红,扭头甩辫子走了。

    江秋月听得两只耳朵支棱了一下,有情况!

    有人起了头,接下来小媳妇老婆子们开始七嘴八舌的讨论高家那宗子事儿。

    据说村支书媳妇很喜欢跟她一样高胖的高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