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这不像是遇上了普通的不稳定气流,让时钟海极其不安。他派人去查看,却没想到机长和副机长竟然跳伞逃了!

    顿时,阮松康心里涌起一股强烈的不祥预感。好在他这里也会有开飞机的人,连忙派去操作飞机。

    下一秒,他却听到了阮夫人的尖叫声。

    阮松康匆忙赶过去,却见他们刚刚玩乐的客舱底部竟然装着一个遥控炸弹。

    炸弹上还有一部电话。

    安君墨的声音蓦然响起:“伯爵,跟你说句实话,阮云敬真不是我杀的。但你们一定是死在我手上。”

    话音未落,不等阮松康开口,安君墨按下手机上设定好的按钮,顿时整架飞机在三千米的高空上炸的粉碎。

    安君墨站在机场里,仿佛都还能看到遥远海面上有爆炸闪过的画面。

    “浅浅,委屈你今天要坐客舱了。为了不让阮松康起疑,我只安排了一架私人飞机。不过你放心,我买了头等舱的票。”安君墨拥着陆浅浅往外走去,一边走一边念叨,“等过几天咱们就去买新飞机,到时候你选,记在你名下。”那语气平淡就的跟买棵白菜似的。

    陆浅浅笑着点了点头:“好。”

    他们走得急,时婉淇赶到的时候,两人已经拿着假护照成功出境,登上了开往华国的飞机。

    望着黑夜里如晨星般升起的飞机,时婉淇长长的叹了口气。她与浅浅的情分终究是太淡了……

    她失落的垂下眼去,忽然听见汪琳说:“陛下,安少把时钟海的下落发过来了。”

    “他在哪里?”时婉淇立刻问。

    汪琳报了个地名,时婉淇马不停蹄赶过去。

    时钟海就被绑在一个废弃的仓库,安君墨派人看守着他。等到时婉淇的来人,安君墨的人便撤了。

    黑色头罩被撤掉,时钟海的眼睛顿时被屋内明亮的光线刺得睁不开眼。然而即使是这样,他也依旧认出了那个熟悉到令他厌恶乃至恐惧的身影。

    “时、婉、淇!”他一字一顿的喊出时婉淇的名字。

    时婉淇轻笑:“是我。没想到还是会落在我的手里吧?”

    “安君墨到底跟你做了什么交易?”时钟海恼怒的问。

    “他没有跟我做交易。要是有可能,他估计也会毫不犹豫的把我弄死。你自己蠢又怪得了谁?”时婉淇挑眉,望着这张她厌恶无比的面容,缓缓抬手。

    汪琳会意的递上去一把枪。

    时婉淇把枪上膛,时钟海脸色大变,想要后退却因为被绑住了而动弹不得,慌张又惊恐的问:“你想要干什么……”

    “杀你。”刺骨冰冷的两个字,她说的漠然,眼中却仿佛蕴含着时婉淇凝结了一生的怨恨。

    “不!你不能杀我!我是你哥哥!婉淇!我们从小一起长大!”

    “有你这样的畜生哥哥,是我的悲哀。兄妹一场,最后再告诉你个消息。时岳死了。”

    时钟海错愕,他被抓后,他一直指望时岳来救自己。或者是时岳韬光养晦,将来再打回来,把时婉淇踩在脚下。

    “他……怎么死了?”他不相信。

    “他投奔了阮松康,在阮松康面前摇尾乞怜。阮松康想利用他在国外制造对我不利的舆论,同时想以他的名义拉到国际力量支持他们。不过真不幸,他们坐的飞机爆炸了。”时婉淇说这话的时候,语气轻快的仿佛在告诉时钟海一个极好的消息。

    时钟海愣住了:“怎么会这样……你怎么能这么恶毒……你怎么能!”

    时婉淇冷笑:“我要是不恶毒,我和奕岚早就死了!”她将枪口抵在始终的脑门上,满是恨与怒:“到了地下,记得跟阿清道歉。”

    时钟海闻言心神一颤。

    他想起来了,与言清结婚后的时婉淇的确改变了很多。她不再像在皇甫家时那样尖锐,也开始放下了对权力的执念,她又变回了之前那个爱笑的公主。

    可言清死后,她几乎是在一夜间变得比之前更加冷血、更加无情。当时除了尚在襁褓中的时奕岚,她恨不得杀尽所有人,恨不得要将整个世界都拿去给言清陪葬。

    “婉淇……”时钟海流出泪来,不知道是悔悟还是恐惧,“我错了……你原谅我……原谅我……是我混蛋……”

    时婉淇面无表情:“你不用给我道歉,到了地下自己跪到阿清面前去谢罪。另外,再问问父亲,被亲生儿子所杀,到底是什么心情。”她说起后半句时的语气很复杂,有着悲痛,却也夹杂着几分嘲笑、讥讽,甚至是隐隐的含着泪的幸灾乐祸。

    时钟海惊愕。

    身后一人猛地踢了他一脚,时钟海膝盖一软跪倒在时婉淇面前。

    时钟海还想求饶,时婉淇却在他开口前将枪口对准他,毫无犹豫的开枪,把他一枪爆头。

    鲜血染红了她奶白色的长裙,触目惊心的血色仿佛她人生之上一道又一道的伤口。

    时钟海的尸体应声倒地,时婉淇望着他,缓缓垂下手去,手上一松,特制的小手枪应声落地。她望着时钟海的尸体,心间却高兴不起来。

    死了又有什么用……

    她的阿清又不能活过来……

    这个世界,她终究还是孤零零的一个人……

    冰冷刺骨的寒意又一次从心底涌起,在瞬间蔓延至全身。盛夏的天,时婉淇狠狠打了个寒颤,身子下意识的悄悄蜷缩。

    她捂了捂自己的双臂,身旁再没有一人为她添衣、为她嘘寒问暖。一时间,竟然难过的想哭。

    “妈咪?”时奕岚的声音远远的响起,惊醒了时婉淇。她回过神来,想到自己还有奕岚和浅浅。

    时婉淇深呼一口气,把这些年对言清去世而积压的所有脆弱再一次压下。

    “把尸体烧了。”她抬头挺胸,收拾好心情,面无表情得推着轮椅转身离开。在时奕岚进屋看到时钟海的尸体前,带着他离开。

    时钟海死不瞑目的眼眸中,倒映出她孤寂而又瘦削的背影。

    阮家一家死绝,时婉淇没收了他们在国内的资产。而国外的资产,则以时浅的名义去继承了。

    随后,在安君墨的强烈要求下,时婉淇宣布了时浅的死讯,死因是大火中受了重伤,救治无效死亡。

    那晚夏国王室的说大不大,说小却也不小。

    因为正值时婉淇继位的当口,王宫内的防守很严。因此火势一旦蔓延出去,就被人及时发现拉响了火警,开始全力救火。

    可即使是这样,陆浅浅居住的那间宫殿却还是整个都烧掉了。只不过在众人合力扑救下,没有让火势再蔓延到别的宫殿而已。

    对此次失火,王室给出的官方消息是电线老化导致短路的原因。可事实上全世界都觉得并非如此,纷纷都在猜测其中的各种阴谋诡计。

    时婉淇只当不知道,一心一意为女儿准备丧事。

    尽管浅浅并没有死,但这样的丧礼也让时婉淇难过。一旦发丧承认了时浅死亡,就证明她和浅浅真的划清界限了。

    那层摸不着看不见的血缘关系也无法维系她们之间的关系。

    最可恶的是安君墨还特地派人来参加了葬礼吊唁,对时婉淇表示了深切的悲痛。

    不知道的人都猜安君墨是想跟时婉淇做生意,知道的却都明白这是安君墨的示威。

    他就是这么一个从来不知道收敛的人。要么不得罪他,要是得罪了,他就能把人往死里整。

    人不犯他,他不犯人。

    人若犯他,斩草除根。

    最后要是不看在火海里时婉淇救了浅浅,或许如今站在夏国王室里的只有时奕岚一人。

    伤害他所爱之人的,别说是帝王,哪怕神佛也一样杀。

    这就是安君墨,那个让所有人都忌惮的安少。

    他与陆浅浅回到华国的旅途很顺利,第二天安安也平安回家了。

    担心被抓,凌霄天先带安安坐船去了邻国,再从邻国坐飞机回来。

    为了躲避时婉淇的耳目,他还把安安伪装成了女孩子。

    这会儿,穿着漂亮小裙子的安安,头上扎着三个小辫子,正欢喜的抱着陆浅浅。

    凌霄天在跟安君墨吐槽:“君墨啊,我看安安以后一定是个女装大佬。”

    安君墨默默瞥了眼正在跟陆浅浅说话的儿子。

    安安有很多话想跟陆浅浅说,想一下子都告诉陆浅浅,因此有点着急。平时咬字很清晰的他,这会儿说起来反而有些囫囵了。

    陆浅浅正努力听儿子在说什么。

    凌霄天继续吐槽,“我带他回来的时候,我想这会儿反正还是小孩子,买条裙子就能蒙混过关了。结果你猜什么?我让人给安安买了裙子,你儿子还嫌不好看。非要自己买。喏,他身上那身就是他自己选的。”

    他说着从行李箱里领出来一条款式特别老气的碎花裙,“这不挺好看的吗?”

    安君墨瞥了眼也是一脸嫌弃:“丑死了。”再看一眼儿子身上粉哒哒的裙子,嗯,还是儿子的审美好。

    安少心里有些自豪。

    凌霄天翻了个白眼:“小皮鞋也是他选的,头上的蝴蝶发卡也是他囔囔着要买的。”他说着一顿,狐疑的望向安君墨,“你和弟妹不会是把安安当女儿养的吧?他可是纯爷们!”

    纯爷们安安这会儿正给陆浅浅纠正:“不要叫安安安安嘛,安安现在是女孩纸,要叫妹妹哦。”

    “为什么安安现在是女孩子?”陆浅浅笑眯眯的问他。

    安安露出开心的笑容,伸手揪了揪自己的小辫子:“安安有小辫辫,还有小裙裙,是漂亮哒女孩纸哦。”

    陆浅浅摸着他有些扎手的小辫子笑了,望向凌霄天:“没想到你还有这么好的手艺。”

    凌霄天的嘴角抽了抽:“不是我梳的……”他一直哪会这个,是飞机上有两个姑娘见安安可爱,安安又冲她们卖萌,两姑娘看不惯他一觉醒来那头乱糟糟的头发,就给安安扎了个小辫子。

    没想到安安老喜欢了,说什么也不让人拆。

    安安听见凌霄天的话,还特别理直气壮的说:“女孩纸都有小辫辫哒。”

    安君墨也来了兴趣,问儿子:“那安安现在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

    安安相当认真的想了想,说:“安安以前是蓝孩纸,现在是女孩纸。”

    “那以后呢?”陆浅浅问。

    安安对性别还没什么认知,只是隐隐知道女孩子有漂亮的小裙子,他也想要。他还喜欢揪别人家的小辫辫,但是妈妈不让他去揪,他就揪自己的嘛。

    听了陆浅浅的话,安安又是很认真的想了想,似乎是苦苦挣扎了一番,有些迷茫的问陆浅浅:“安安都喜欢呀。不可以都是嘛?不一样嘛?”

    一群人哭笑不得。

    长途跋涉之下,安安见到妈妈的兴奋劲过去后,疲倦席卷而来,很快就趴在陆浅浅怀里睡了过去。

    陆浅浅把他送去楼上的儿童房,见他沉沉的睡过去,才再次下楼。

    此时听闻他们回来的唐逸飞也赶过来了。

    陆浅浅过去就听到他们在商讨安君墨的病情。

    陆浅浅一怔,担忧的问:“君墨你的病……”

    为了他的病情,陆浅浅真的是想在夏国忍下去的。可她知道安君墨绝不是坐以待毙的人,没了安安掣肘,他肯定会有所行动。一旦他行动,时婉淇绝对不会再为他治疗。

    与其她消极等待,倒不如主动应和了安君墨,不让他在这场战斗中那么孤单。

    陆浅浅原本的打算是,反正时婉淇登基后很快就会和阮家撕破脸皮。这样一来,趁着时婉淇与阮家对抗,她就可以找到机会与安君墨在一起。

    等到安君墨病愈,她就正大光明的离开。

    可没想到阮家在安君墨手上输得那么快。

    安君墨回头冲她一笑:“我没事。”他伸手把陆浅浅拉到自己身旁坐下,指了指唐逸飞,“这次可真要谢谢老三了。”

    唐逸飞推了推自己鼻梁上的无框眼镜,正襟危坐的准备接受陆浅浅的谢礼。谁知陆浅浅没有明白安君墨的话是什么意思,只是疑惑的望着他。

    凌霄天解释道:“时婉淇上次排了队医生来华国为君墨治病,后来君墨醒来去了夏国,那些医生却被我们扣下了。老三跟去君墨去夏国后很快又回来了,这段时间他就带人跟着医生们把时洛克血液病的治疗方法给学会了。”

    陆浅浅欣喜异常:“真的吗?你们偷师学到了?”

    唐逸飞挥挥手,一副小意思的模样,不以为意的说:“不要说的那么难听嘛。什么偷师?我们也是有贡献的好不好?原本夏国的治疗手段并不成熟,还是靠着我给他们完善的好不好?”

    “好,那君墨现在的病情怎么样?”陆浅浅关切的问。

    唐逸飞斜睨着安君墨,促狭的笑着说:“我看他最近的状态比谁都好。”

    陆浅浅听不出他的打趣,心里着急:“那他什么时候可以痊愈?”

    “这个需要一段时间,大概四五年的样子。但我们现在的手段已经可以让他的病情稳定下来。只要安按时吃药治疗,时洛克血液病也没有那么可怕了。”唐逸飞说着一顿,“君墨,说到底这件事你还是要谢谢你丈母娘。”

    安君墨白了他一眼,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陆浅浅心里却的确很感激时婉淇,不管怎么说,要是没有她,君墨说不定真要英年早逝了。

    她虽然不会再认时婉淇,但决定以后时婉淇示好的时候,不再对她那么冷漠。

    凌竺也来了,几人谈的高兴,安君墨说:“老四最近忙的怎么样了?让他出来一起吃个饭,我们都很久没有聚过了。”

    陆浅浅也说:“前段时间子彤跟我说她和席先生在一起了,让他们一起来吧。我和子彤也好久没见了。”

    这话一出,两人发现屋内的气氛顿时凝滞住了。

    安君墨心里涌起一股不祥的预感:“怎么了?”

    凌竺颓废的长叹一口气,别过头去不说话。

    唐逸飞也低着头捂住了眼。

    凌霄天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沉沉的说:“老二……弟妹……跟你们说个消息……你们做好心理准备……”

    陆浅浅的心也跟着忐忑起来,拼命不让自己往坏处想,有种自欺欺人的问:“是子彤和席先生要结婚了吗?”

    凌霄天的喉结动了动,艰难的开口:“不是……”

    “有什么就说。”安君墨的声音沉了下去,语气里夹杂这几分焦虑。

    “老二……弈城他……不在了……”凌霄天半天才说出来,素来一个铁血硬汉,此刻竟然又一次红了眼。

    安君墨一窒,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皱着眉问:“什么不在了?他在哪里?席家的事还没解决吗?”他猜到了什么不好的结果,但安君墨不想相信。

    “弈城去世了……”唐逸飞捂着脸,神情满是痛苦。

    赤裸裸的真相摆在安君墨面前,让他的心仿佛裹上了一颗刺球,疼的厉害,还是不愿相信,冷着脸呵斥:“你胡说什么?这种事也能开玩笑吗?”

    “是真的……”凌竺也开口。

    安君墨不信,掏出手机就给席弈城打电话,却始终无人接听。

    他不死心,一遍又一遍的给席弈城重拨,不厌其烦的听着手机里的彩铃。

    其余人望着他,也希望手机真的能被打通。

    可没有奇迹发生。

    安君墨的心不断下沉,仿佛坠入了一个无底深渊,要将他逼疯,无比恼怒的将手机往地上一摔,怒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和席家所有人……同归于尽了……”唐逸飞痛苦的说。

    安君墨不信:“不可能!前段时间他跟我通电话,还很高兴的告诉我,他快把席家整饬的差不多了。还告诉我他要结婚了!就和宋家那小丫头,怎么会同归于尽?”

    一提起宋子彤,陆浅浅也忙说:“是啊,子彤也告诉我他们在准备婚事了……还说等我回来要告诉我一个天大的好消息……她现在怎么样了……”

    凌霄天不忍的看向她:“她也去世了……”

    陆浅浅怔住,大脑还没有反应过来,眼眶已经流出泪来:“怎么会呢……她怎么死的?她不会死的啊……”

    “她被人算计早产了……”唐逸飞缓缓说。

    陆浅浅一怔:“什么?”

    “他们在一起后……她怀了弈城的孩子……席家人为了对付弈城,算计她……孩子早产……她大出血……没能救下来……”

    唐逸飞至今都还记得那个爱笑的小丫头面色苍白躺在手术台上,望着被护士抱过来的孩子,喜极而泣,又满是害怕的问他:“宝宝这么小……以后怎么办……弈城会照顾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