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哪怕是死,安君墨也会在死之前拉着他的一切下地狱!

    绑架安安不是什么好计谋,那是自己找死!

    “赶快把他送回去!”安殊然指着安安吩咐安子恒。

    “你胡说什么?送回去?我费这么大的力才把孩子拐来,在拿到股权前绝不会送回去!”

    “你听着,你自己找死我不管,但他妈别拖上我!”安殊然现在看安安,就像是在看一尊煞神。

    以他现在的实力,如果不是想跟安君墨同归于尽,决不能用这种鱼死网破的手段。

    安子恒嗤笑一声:“你怕什么?你不是从小就自己要说比君墨厉害?这就怕了?”

    这话落在安殊然耳朵里异常刺耳,他磨牙道:“我要是堂堂正正出生在安家,有安君墨的一切,你以为我现在还需要这么费力?是你没本事,当初要靠着严家才能夺下安氏!导致严郦婉不离婚,你这婚就离不了!”

    被踩中痛脚的安子恒一下子怒了:“你闭嘴!”

    “做梦!把这小鬼送回去!”

    “休想!”

    “你们别吵架嘛……”安安委屈的站在两个人中间,糯软软的说道。

    安子恒和安殊然同时看向他。

    安安的小脸上忽然绽放出来一道笑意,满是期待,“你们快打起来呀!”

    安殊然气得别过头去,心想这孩子真是跟安君墨一样讨厌!

    安子恒对安安的话没在意,对安殊然道:“反正孩子我已经骗来了,就算你说这事跟你没关系,恐怕君墨也不会信。不管你愿不愿意,我们已经是一根绳上的蚂蚱!”

    安殊然被这个蠢爹气得肝疼,烦躁的在沙发上坐了下去。

    安安手脚并用,笨拙又灵活的爬上沙发,窝到了安殊然身旁。

    安殊然扫了他一眼,没有出声。

    忽然,安安揪了揪他的袖子。

    安殊然抬起眼皮望了眼他,冷冷开口:“去边上玩。”

    安安鼓腮,迟疑了一下,又抓住了他的衣袖,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安安要寥寥。”

    这小鬼在说什么?

    安殊然就听懂了他自己的名字,不耐烦的从小家伙手里抽回了自己的手:“自己去玩,别来烦我。”

    “寥寥!要寥寥嘛!”安安也有些生气了,冲他不断喊着这两个字。

    安殊然烦躁的起身从沙发上离开,安安也急忙跟上去。走到一半,小家伙绊了一下,摔在了地上。

    他愣了愣,小表情慢慢变得委屈起来,忽然哇一声就哭了出来,哭声又是响亮又是委屈,听的安殊然脑子都要炸了。

    “别哭了!你要什么?”他折返问安安。

    安安哭的更加伤心:“安安要寥寥……为什么不带安安去寥寥……呜呜呜……安安乖乖……呜……坏银……呜……安安要麻麻……”

    安殊然的脑海中恍惚闪过陆浅浅的身影,他忽然想到这也是陆浅浅的孩子。

    舒心蓝死前嘶声力竭的诅咒再一次出现他耳边,让安殊然猛地打了个寒颤。不知道绑架安安,是不是会让陆浅浅生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