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舒心蓝顺着他的眼神望下去,船外居然游来了五六条鲨鱼!

    她惊恐到极致。

    “丢下去。”安殊然面无表情的下命令,在舒心蓝的竭力挣扎下,她还是被两个人以倒栽葱的方式丢入了水中。

    几乎是立刻就传来她的尖叫声。

    第一只鲨鱼已经在她身上咬下了第一口。

    安殊然对看人行刑并没有什么兴趣,见鲨鱼上钩后就转过头去。

    舒心蓝的身子一会儿沉下去,一会儿又浮上来,呛着血水,一张脸异常狰狞。

    然而这个时候,她的大脑却无比清晰,不敢相信的望着安殊然:“你喜欢陆浅浅?”

    安殊然挑眉回头望了眼她。

    舒心蓝见自己猜的没错,更加震惊:“怎么会……怎么会……啊——”

    湛蓝的海水被染的通红通红,安殊然起身想要往里走去,忽然听见舒心蓝嘶声力竭的喊道:“你得不到她的!你得不到!我诅咒你生生世世都被她恨着!啊——”

    安殊然折返的时候,只看到舒心蓝被四头鲨鱼分别撕咬着的身体。而她的头,已经被第五条鲨鱼咬掉。

    望着那具染血的身躯不断在鲨鱼间沉浮,最后又化作一小块一小块的肉块,安殊然转过身去,神色漠然的吩咐:“返航。”

    因为这次要毁尸灭迹,所以安殊然挑了一条荒远的航线。一路上没有别的船只,也没有信号。快回到港口的时候,手机才恢复通讯。

    看到上面传来的消息,他的眼皮跳了跳——安子恒因为安氏股权的事,又去找安君墨了。

    先前安子恒已经去找过几次,但都被安君墨以各种理由搪塞掉,连安君墨面都没有见到。

    这次,安子恒给他发消息说,自己找到了一个绝对会让安君墨妥协的方法。

    安子恒疲倦的捏了捏太阳穴。

    论商战和心机的话,安子恒绝不会是安君墨的对手。根本不可能把股权要回来。

    而如果耍阴招的话,以他对安君墨的了解,他这位哥哥现在唯一在乎的就只剩下几个亲人了。其中陆浅浅和安安母子拍在第一位,其后才是安老夫人和严郦婉。

    至于其他人,就是死在他眼前,安君墨都不会皱一下眉头。

    安子恒该不会是要……

    安殊然脸色微变,立刻打电话给他:“你少给我动歪脑筋!别动陆浅浅!”

    安子恒不满的声音很快响起:“你胡说什么?我动陆浅浅干什么?给自己惹麻烦吗?”

    安殊然稍稍松了一口气,又问:“你想干什么?”

    “先不告诉你,你就等我的好消息吧。”安子恒说着挂断电话。

    这段时间以来,他也感受到了安殊然对自己的冷淡。他以为是因为自己弄丢了安氏的股权,招致小儿子的不满,这才想等到事情出结果后,再告诉安殊然。

    如今给他先发一个消息,也不过是想先安抚安殊然而已。

    至于用什么方法弄回股权……

    安子恒坐在车里,望了眼眼前高大的百货大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