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舒心蓝瞧着陆浅浅脸上的抗拒与哀求,只感觉浑身每一个毛孔都写着舒心,冲劫匪挥了挥手:“去吧去吧。”

    劫匪将陆浅浅拖到远离他们的地方,将陆浅浅丢在地上。

    陆浅浅后退着要逃跑,又被他拦住,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低声道:“你别怕。你不认识我了?”

    陆浅浅一愣,以为是安君墨派来救她的人。仔细的打量着对方,却发现仅仅只是有些大众脸的眼熟。

    而且这个跟她说话的语气,也不像是安君墨派来的。

    “你……是谁……”她小心翼翼的问。

    那人闻言有些失望:“我是石成磊啊!”

    这个名字有些耳熟,陆浅浅想了一下,才露出恍然的神色:“是你……”

    石成磊是她的初中同学,陆浅浅借他抄了三年的作业。有一次她回家路上被小混混们缠住了,也是他这个扛把子给帮忙解决的。

    故人相见,陆浅浅却没有多少欣喜,下意识的望了眼身后舒心蓝所在的方向,低声问石成磊:“你能不能放了我……”

    石成磊沉默。

    陆浅浅又道,“我不会出卖你的……等见到君墨后……我可以再给你一笔酬劳的……你救了我,君墨也不会跟你为难的……”

    “那个安君墨?”石成磊的语气有些不高兴。

    陆浅浅点点头。

    石成磊在她身旁坐下,语气更加不待见了:“不就有几个臭钱么……”

    “君墨他人很好的……”陆浅浅低声的辩解。

    石成磊不屑的轻哼:“那群有钱人都一个德行!你知道我怎么会走上这条路吗?”

    成为一个绑匪的路?

    陆浅浅摇了摇头。

    “我妈出了车祸,撞她的人明明是酒驾,却因为有钱就颠倒黑白请了律师诬赖我妈闯红灯。非但一份赔偿费都没有给,还威胁我们全家。我爸为了给我妈挣医药费,过劳死了……可笑的是就在肇事者的工厂里……结果又是是非不分,说是我爸自己不小心才死的……”

    他一个高大的男人说起这些,眼眶也微微湿润,“陆浅浅,或许在你这样的好学生眼里,我这种坏学生学坏是很正常的事。但是我想告诉你,我也努力过……”

    “我没有那么想过……”陆浅浅低声道

    石成磊看了她一眼,也不知道信没信,“毕业后,我也算学了一门手艺。找了个工厂上班,日子过得不算富裕,但也算温饱上游……可是……家里却出了事……”

    他深吸一口气,“我妈现在还在医院躺着……以前跟我混的油瓶找上我,说有票大的——绑架有钱人家的太太。我想这群有钱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就答应了。没想到会是你。”

    他再次看了眼陆浅浅,“油瓶刚刚已经被他们抓住了。”

    油瓶是当时班里一个同学的外号,陆浅浅也有点印象。但因为时间太过久远,那段记忆也不是很美好,陆浅浅跟班里的大部分同学都不熟,因此差不多都忘记了。

    她垂了眼,听得出石成磊语气中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