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男人炽热的身躯压上来,陆浅浅的脑子轰一声炸了。

    “先生……你认错人了……”她奋力想要推开身上的人,却没想到刚伸出去的手被那人挥开。

    “不是你勾引我么?”男人捏住她的下巴,狭长的丹凤眼里闪着魅惑的神色与竭力隐藏的愤怒。

    陆浅浅被那如同狼一般的眼神看的害怕:“我、我没有……”

    安君墨冷哼:“做作。”

    他愠怒的咬上陆浅浅的肩,鼻尖嗅到女子身上的清香,眉头皱的更紧,“有胆子做,就要有胆子承受!”

    “你在说什么……我、我什么都没有做……”陆浅浅不知道这男人发疯什么,莫名其妙闯入她的房间做这些。

    男人温热的唇覆上,将她的所有话语都吞入腹中,不允许她再说一个字。

    衣裙被撕裂,男人进入的那一霎那,陆浅浅因为疼痛而惊呼出声。

    再次醒来的时候,是陆浅浅听到一阵嘈杂声。

    她从被窝里探出头来,还没意识到怎么回事,就看到父亲陆同峰带着一群人无比恼怒的冲进来:“你们在做什么!”

    “陆总看不出么?”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从她身旁传来,陆浅浅这才意识到自己身旁还躺了个男人!

    安君墨倚在床边,没有丝毫被捉奸在床的窘迫,反而一派从容。单薄的羽绒被遮住了他大半身躯,唯有健硕的胸肌裸露在外。

    “安总……”陆同峰握了握拳,“您怎么能来我女儿的房间!浅浅她……她……”

    安君墨瞥了眼躲在被子里的陆浅浅,剜向陆同峰:“你是打算这样跟我谈,还是出去谈?”

    陆同峰一愣,随即嘴角扯起一抹笑意:“出去谈!我在外头等您!”说罢,他转过身去,“散了散了!都散了!”

    陆家的亲眷一一退出去,安君墨的眼中闪过一道冷意。

    他下床穿衣,望见被子里还蜷缩着瑟瑟发抖的一团,眼神由衷的闪过厌恶。

    这间总统套房里,卧室外是客厅,陆同峰已经等在那里。

    见安君墨出来,他立刻露出讨好与为难的笑容:“安总,我们家浅浅还是个女孩子……你……怎么能毁她清白!”

    “多少钱?”安君墨厌烦的打断他。

    陆同峰诧异于安君墨的果断:“安总?您怎么能这样说呢……我们家浅浅……”

    安君墨眼神冰冷的打断他:“我记得昨晚的房间是陆总亲自安排的吧?”

    陆同峰被那眼神望的浑身发凉,立刻吐出早已经想好的数字:“一亿!”

    “秘书会打到你账户上。希望陆总吞的下。”安君墨转身离去,自始至终连陆浅浅的名字都没有问过。

    陆同峰在原地欣喜若狂!完全没有听出来安君墨语气里的威胁。

    报一个亿原本只是为了方便与安君墨讨价还价,没想到对方一口就答应下来。

    安氏国际不愧是顶尖集团!

    在他的狂喜中,陆浅浅胆怯的从卧室里出来:“爸……我……”

    因为那即将到手的一亿,向来对她不冷不热的陆同峰难得露出一个笑来:“你早点回学校去。”

    “我已经毕业了……”陆浅浅低声道。

    陆同峰不以为意:“那就去上班。房间我已经退了,你别赖着不走。”

    “爸……这是怎么回事?”因为昨晚的事,陆浅浅的身子异常难受。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