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陆从岩其实心里是不太乐意白秀月去看那边的事儿,她能和动物交流这件事情,但凡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一份风险。

    但是这事儿别人如果不知道的话,那白秀月现在过去也没有什么意义,毕竟在别人的眼中她只是一个弱不禁风的女同学而已。

    “你别说话,我去看看。”陆从岩压低声音道。

    之后陆从岩就往邓明国那边去,白秀月犹豫了一下还是很不听话地跟了过去。

    在别人眼里她一个女孩儿可能没有什么用处,但是她自己心里知道自己的本事。

    就算她和蒙克沟通不了,或者蒙克根本不听她的话,可至少凭借她的力气想要制住蒙克不是一件难事儿。

    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蒙克伤人吧。

    现在陈涛他们正处在束手无策的阶段,狗和人相比当然是后者更重要,可是蒙克……确实又有点不太一般,它的价值也不是一般的高,可以说华国能够得到它真的是费了相当大的功夫。

    现在要是蒙克出事儿,即使是为了救人,那事后的责任也不是陈涛他们承担得起的。

    “要是实在不行……只能开木仓了。”陈涛咬着牙说道,他说这话时候的声音很小,也是下了非常大的决心。

    不能让邓明国死在蒙克的爪下。

    旁边人也低低地应了一声,同时也让人去准备木仓了。

    白秀月远远地就看到了拿着木仓过来的人,心中不由得一颤。

    “校长!这样不太好吧!”站在陆从岩身后的白秀月实在是忍不住开了口。

    蒙克其实还没有做什么,要不是邓明国摸了它的脑袋它也不会攻击邓明国,即使是这样现在它也没有做出任何真正具有攻击力的行动,邓明国还是毫发无损的呢。

    要是真的因为这个丢了命……实在是让人于心不忍。

    许虹也犹豫道:“再试着安抚一下吧,毕竟也是一条生命……”

    许虹同样也是不忍心的。

    陈涛叹了口气:“这也是没办法啊……”

    但凡有一点办法,他也不会下命令开木仓的,蒙克死了那就是莫大的损失,这个责任他也很难去承担。

    “校长!蒙克再重要也不能让邓教授没了命啊!”李婵脸色苍白,“校长,您还是想办法先救了邓教授吧!”

    其他医大的学生也纷纷附和,同时用不善的眼神盯着许虹和白秀月他们,仿古许虹和白秀月的话是在要了邓明国的命一样。

    现在邓明国还是躺在地上,脸白的像是一张纸一样,手指都在颤抖,蒙克就蹲坐在他的身上。

    他苍白的嘴唇不停地抖动,似乎也想要让陈涛赶快想办法,可是却又不敢发出声音生怕惹怒蒙克的。

    即使现在邓明国被救下来,估计脸面也都丢的差不多了。

    白秀月开口道:“校长,能不能让我去试着和蒙克沟通一下啊,我家养过这种大狗,我可以去试试看!让我去试试吧!”

    没有别的办法,白秀月现在也只能铤而走险了。

    蒙克毕竟目前还是一条无辜的狗,在没有伤人之前,它的生命也是同样宝贵的。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