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他一直都不觉得自己喜欢知美对秋美有什么不好,两家虽然说之前有结亲的意向,但是他从来都没有正式和秋美在一起,那他喜欢知美就什么错误都没有。

    他没错,知美当然也没有错。

    可现在知美竟然愿意这么委曲求全地向秋美求和,也就是知美性子太好了。

    “你,这……”卫柯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秦知美微微偏了偏头,一脸有委屈却又不说的样子。

    “这都是我愿意的,我又没有其他的姐妹,秋美姐向来和我的亲姐姐是一样的,我也不能为了和你的事儿……真的一辈子就不和她说话了,你很重要,秋美姐对我也很重要。”

    卫柯叹口气:“我明白你的意思。”

    随即他抬头看着她:“你……这样真的太委屈了。”

    秦知美被卫柯这样温柔的眼神看着手指微微颤了颤,低声道:“我不觉得委屈……”

    秦知美当然知道自己这么说会让卫柯误会什么,可这……就是她的目的的。

    现在她要做好铺垫,这样之后她才能用不想让秦秋美对她有芥蒂的理由来和卫柯分开。

    “所以,假期的时间里我多和秋美姐她们在一起,好让她们早点儿彻底对我们没有心结,”秦知美轻轻拉了拉他的手,“假期我们就暂时不要太频繁的见面了,要是你爸妈来的话你就跟着来,要是他们不来……你也别刻意。”

    卫柯不知道秦知美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秦知美的这番话在他听来完全就是至情至理的,而且也是秦知美为了他们两个的事儿在想尽办法让所有人心里都没有疙瘩。

    既然这样,他肯定不能让她的心思白费。

    “我明白了,我都听你的!”卫柯握着她的手说道。

    秦知美对着卫柯露出一个柔顺的笑容。

    两个人说的这番话当然不会想到有什么人偷听,但是偏偏就全都入了正在栏杆上啄食的鹦鹉的耳中。

    蓝羽出于无聊将这些话都告诉给了白秀月。

    白秀月那会儿正和秦秋美还有严锌一起在小桌子上吃水果,听到这番话都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手下一抖,没能控制好力量,一个苹果硬生生被她给……捏……捏碎了。

    “怎么了?”

    听到了一点儿略诡异的声音,秦秋美下意识地抬起头,就看到了白秀月手中的……

    她本来正拿着小刀给水果削皮,她非常成功地保持了苹果没有断,只差最后一圈而已。

    现在看到这个整个人都是一颤,苹果皮瞬间断裂,刀子险些划了自己的手。

    秦秋美颤抖着伸出手指了指白秀月手中的东西。

    “你……你这个……”那是,自制苹果泥吗?

    “那个……我这个是……”白秀月都不知道怎么解释。

    这会儿严锌也注意到了,也是惊讶地看着一脸无语的白秀月。

    一个女孩子即使力气再大……能大到把苹果捏碎吗?

    蓝羽这会儿还没有注意到异样,歪着头一脸懵懂地看着白秀月。

    白秀月现在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