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白秀月看着曹清柔动了动嘴还是有些喊不出来“二舅妈”这个称呼。

    虽然按理说曹清柔现在是秦安军的妻子,那从辈分上来说就是她的舅妈,可是她实在是……

    好在秦老爷子似乎也看出来白秀月的为难和尴尬了,他直接开口道:“月月过来外公这里坐,你那个二舅既然不回来,也没必要认,有你大舅和大舅妈就够了!”

    曹清柔的表情顿时一僵。

    秦安国和岳慧英两个人叹口气却也没说什么。

    白秀月已经被秦秋美拉到秦老爷子的身边坐下了。

    “爸,安军这次没来是不对,但是他也是这孩子的亲舅舅,怎么能说不认就不认呢,”曹清柔勉强说道,然后就想要去拉白秀月,“月月啊,我可是你二舅妈……”

    不过曹清柔的手还没有伸过去就僵硬在半空中了,因为她听见了身后传来的一道女声。

    “二舅妈可真是个好称呼啊。”

    “淑君!你怎么也回来了!”岳慧英有些惊喜地看着她。

    李淑君笑了笑:“我也是特地回来看月月的。”

    她从曹清柔的身边走过,虽然脸色带着堪称和暖的笑容,可后者却觉得身后仿佛一股冷风吹过,让她整个人都有些发冷。

    曹清柔的脸色变来变去的,很久才平和下来。

    “姐姐,你也过来了……”

    “我可没有什么姐姐妹妹的,”李淑君看了她一眼笑着说道,“可不要乱喊称呼了。”

    曹清柔抿了抿唇不说话了,表情间似乎有些委屈。

    白秀月看着曹清柔这会儿的神色还真的是和秦知美一模一样啊,真不愧是母女。

    曹清柔也没有办法,她除了表示出自己的委屈根本也没有其他能做的。

    谁让到现在李淑君依然才是秦老爷子心中的儿媳妇儿,她至今都没有得到秦老爷子的承认。

    她要是敢在李淑君面前说什么难听话,她觉得秦老爷子连把她赶出去的事儿都是做得出来的。

    这会儿秦安国和岳慧英也不再说秦安军的事儿了

    ,怪不得老爷子生气,连李淑君在南边离的那么远知道这件事情之后都特地赶过来了,偏偏秦安军就……是让人没法说。

    没法说儿最好的处理办法就只能是不说了。

    “月月,这个是舅舅舅妈给你准备的见面礼,快看看喜欢不喜欢!”岳慧英笑着从包里拿出了盒子。

    秦秋美直接拿了过来打开,里面是一块非常精致的手表,细细的白色表带和浅金色的表盘。

    “好漂亮!”秦秋美将手表拿出来就往白秀月的手上戴,“真好看呢!”

    白秀月的皮肤本来就很好,带上这块儿手表更显白嫩。

    这回白秀月是连推拒的机会都没有了。

    “谢谢舅舅舅妈!”白秀月忙道。

    “先别忙着谢,还有这个呢!”秦安国从衣服口袋里面拿出了一个信封。

    这是岳慧英和秦安国下了火车之后又准备的,虽然礼物好看,但是给钱还是最实惠的。

    不得不说他们夫妻俩的想法和李淑君还是差不多的。

    白秀月已经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