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一大早秦家一家正吃饭的时候就突然有人敲门。

    “是不是安国他们回来了,不过应该没有这么早吧。”秦老爷子喝了一口豆浆说道。

    虽然秦铭是前天在他们回到秦家之后就立刻打电话去了京市,但是秦安国他们夫妻俩都有工作,即使要回来,也要安排好手头上的事情,然后订火车票,按理说应该不会有这么快才对。

    “我去开门。”严芹连忙道。

    之后里面正在吃饭的人就都听到了严芹带着些惊喜的声音。

    “您怎么来了!”

    来人似乎已经进来了,从门口处传来一道柔和的女声。

    “我听说了家里的事儿,所以就赶紧来了。”

    正在喝粥的白秀月听着倒是觉得这声音好听的很,十分悦耳。

    这会儿秦老爷子和秦秋美听到这声音不由得都是眼前一亮,而秦知美在愣过之后脸色似乎微微一变。

    严锌的脸上似乎也有几分惊讶。

    白秀月将他们几个人的脸色尽收眼底。

    很快白秀月就知道来人是谁了,也知道为什么秦知美的脸色会不太好了。

    “你怎么突然间过来了,来之前也不告诉我一声,”秦老爷子笑呵呵地说道,“阿铭竟然也没告诉我,这孩子真是的!”

    女人抱了一下秦老爷子,然后笑着道:“我是想给您一个惊喜,所以特地没让他说。而且,我也是特别想要来看看月月。”

    说完她转头看向白秀月,她的个头有些高,微微弯腰对着白秀月温柔微笑。

    “你好,你就是月月吧,我是阿铭的母亲,你可以叫我淑君阿姨。”

    这个人,她竟然是秦铭的母亲!

    白秀月不由得有些发愣地看着这个站在自己面前的女人。

    她穿着月白色的丝质衬衫下面陪着墨蓝色长裤,脚下是一双黑色皮鞋,她头发垂肩,发尾微微向外卷曲,看上去更添几分温柔的风情。

    明明已经四十岁的年纪,可现在她的样子看来似乎只有三十多岁,眼神十分璀璨,带着一种特有的风韵。

    她对着白秀月说话的时候脸色带着柔柔的笑容,让人只觉得有种春风拂面的感觉。

    白秀月这会儿是真的反应不过来了。

    上次她是见过秦知美的母亲曹清柔的,不过那时候她还不知道曹清柔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对曹清柔的印象是挺年轻也挺漂亮,穿着打扮也很时髦,但是对她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好感。

    之后从秦秋美那里知道了曹清柔是怎么和秦安军在一起了,那她最大的感觉就是她那位二舅大概对自己曾经的秘书见色起意吧。

    抛弃糟糠妻子什么的。

    可是现在……

    她真的很想说,她那位二舅脑子到底是中了什么毒了!

    什么糟糠啊!

    秦铭的母亲明明和曹清柔根本就不是一个水平线上的!

    完全没有可比性啊。

    “阿姨好!”白秀月只能这么有些木呆呆地喊了一声。

    李淑君只觉得眼前的女孩儿看上去有些可爱,不由得伸出胳膊轻轻抱了抱她。

    “好孩子,你受苦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