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你快出去!”安君墨几乎是吼出来的。

    正在这个时候,走廊里冲进来了一个人,居然是时婉淇!

    “浅浅!”一见陆浅浅还身处火海,她顿时脸色大变,丢开手上空掉的灭火器就冲陆浅浅冲去,“浅浅快跟我走!”

    “可是君墨……”

    “你别辜负他的心意,别让安安做孤儿!”时婉淇不由分说的拉着陆浅浅往外走去。

    眼瞧着离安君墨越来越远,陆浅浅忍着泪,心一横,把手上剩余半罐子灭火器用力丢给安君墨。

    屋内的呛人口鼻的黑烟同样熏的陆浅浅睁不开眼,她隐约能看见时婉淇把她带到了窗边。

    外面闹哄哄的,不是在组织人员避难,就是在全力救火。

    “快出去了!浅浅撑住!”时婉淇在她耳边鼓励她,明明就站在她身边,但仍旧有些耳鸣的陆浅浅却听起来很遥远。

    她没想到时婉淇会来救她……

    心中更放不下安君墨。

    她回过头去,高温灼烧的空气产生折射,晃动的画面中,她看不清安君墨在做什么,只是觉得离她好远好远,仿佛生与死之间的距离。

    她想挣扎着回去找他,哪怕是和安君墨死在一起。

    可她还有安安……

    陆浅浅挣扎着,被时婉淇朝屋外带去。

    正在这个时候,因为长期灼烧的缘故,一旁的墙壁产生裂纹,居然直接朝两人压来。

    陆浅浅第一个注意到,立刻想把时婉淇从危墙下推开。

    电光火石间,时婉淇察觉到不对劲,竟然反手顺着陆浅浅的力道把她丢了出去。

    下一秒,厚重的墙壁落下。

    时婉淇想要逃却还是晚了一步,随着一声惨叫,她下半身整个被压在墙下,鲜红的血液顺见蔓延而出,把陆浅浅吓了一大跳。

    陆浅浅惊恐的睁大了眼睛,忙蹲下身去想要帮时婉淇把墙壁抬起来。可实在是太重了,她一个人的力气只能让时婉淇稍微好受一些,却无法把她弄出来。

    此刻他们已经从起居室掠过衣帽间后逃到了卧室,卧室外的落地阳台就是生路。

    望着全力想要把她弄出去的陆浅浅,时婉淇眼中闪着感动与无奈,压着悲痛说:“浅浅……你走吧……别管我……”

    “不行……”陆浅浅忍着哭腔摇头,咬牙想要把她弄出来,可一点办法都没有。

    时婉淇内心复杂,想要哭,眼眶里积蓄的泪水又很快被周围的高温蒸发,“浅浅……走吧……”

    “别说了……你本来可以不用来救我的……但你来了……我不会丢下你的……”陆浅浅哽咽着说,整张脸通红,不知道是被高温烤的,还是因为憋足了劲在抬墙。

    她眼中的坚决仿佛一根刺深深的扎入时婉淇心间,让她在刹那间明白安君墨上次跟她所说话的话。

    她的浅浅,在过去的二十多年里都独自活在无助与绝望之中,无论遇上任何困难,都从未觉得有人会帮她。

    霎时,时婉淇痛彻心扉,都盖过了下半身传来的疼痛。

    “浅浅……”她哽咽着想要开口,却不知道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