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少儿不宜,安安别乱听。”凌霄天哄他,又习惯性损安君墨一句,“你爹太残暴了。”

    安大少一脸为国为民的表情:“打击犯罪,人人有责。”

    凌霄天翻了个白眼:“你直说是为了老婆,没人嘲笑你。”

    阮家损失惨重,接二连三又有几笔生意不是黄了就是被人抢了,信誉下降的很快。

    时婉淇也听说了,心里有些幸灾乐祸,面上还是装作不知道。

    军工厂不像其他,建起来不是一朝一夕的事。阮家这次损失惨重,连仓库里的囤货都被洗劫一空,这下怕是好几年做不了军火生意。

    而军火市场瞬息万变,科技为先,等到几年后阮家缓过气来,别说市场已经被别人瓜分完毕,就是阮家的技术也不一定跟得上。

    毕竟安君墨炸阮家军工厂的时候,把他们家研究室也给一起炸了。阮家如今重建,相当于是从零开始。

    所幸这些场所都建在人烟稀少的荒漠或深山,除了有心人,谁也不知道。

    阮家如今要拿出一大笔钱去重建军工厂,甚至还要开辟新的家族收入来源。

    他们生怕被时婉淇知道这件事,让她认为自己不再有利用价值,从而被一脚踢开,便要求时婉淇把陆浅浅送去阮家。

    表面上说是时浅与阮云敬已经结婚,本来就应该住在一起;实际上却是想要通过控制浅浅,要挟时婉淇。

    顺便看看这丫头能不能帮他们从安君墨那里再榨取出什么有用价值。

    时婉淇当然不同意,可阮家坚持。

    正在双方僵持的时候,网上不知怎么流传出一段阮云敬性-虐别人的视频,手段之狠辣已经超过了常人可容忍范围内的S-M,而是实打实的虐待,看的举国哗然。

    阮家当下就怒了,质问是不是时婉淇做的。

    时婉淇一脸懵逼,同样恼怒的反驳回去:“我放这些干什么?先不说我有没有渠道得到这种东西,就算是我有,放出去对我有什么好处?我不要浅浅的名声了吗?”

    她说的字字在理,阮家又没有证据,只得忍着。

    然而阮松康忍得住,阮云敬却忍不住。

    看着网上一片囔囔着要他和时浅离婚的评论,阮云敬摔碎了不知道今天的第几个手机,怒骂道:“我离不离婚关这帮屁民屁事啊!逼逼什么!老子没碰过时浅!凭什么一个两个都说我已经虐待过她了?放屁!”

    “儿子你消消气,妈看肯定是时浅发的视频!”阮夫人无比确信的说。

    阮云敬忙问:“你怎么知道?”

    “之前妈就纳闷,她怎么就这么躲着你。现在妈才算知道,她原来早就和安君墨在一起了!云敬你想呀,弄臭了你,她不就能名正言顺的和安君墨在一起了吗?”阮夫人说的振振有词。

    对!

    安君墨!

    阮云敬脑海中浮现起他望着自己时的冰冷眼神,心想当初就不该让他活着走出阮家!

    “妈的!我去找时浅算账!”阮云敬气冲冲的要出门去,却没想到在门口迎面撞上一个人,破口大骂,“哪个不长眼的撞我!”

    他往后退了一步站稳身子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