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那是安君墨所服用药物的说明书,先前陆浅浅为了查清安君墨究竟是什么病,把这说明书上的每一个字都查询翻译过。

    这药是九天医院和澳大利亚一家研究所共同研发的,专门用来治疗安君墨的病症。但也还只在试验阶段,没有投入市场。

    这也就是说这药只有安君墨和他身边的人才有资格接触到。

    陆浅浅心中大喜,却不敢表露出来,迅速将视线挪开,往左边的岔路口走去。

    阮云敬跟上,同时也谨慎的派了几个人去右边的岔路口。

    那些人生怕安安和刚刚那样还躲在灌木丛下,每隔一段距离就踢几脚灌木丛,却一无所获。

    阮云敬渐渐没了耐心:“陆浅浅,把孩子给我叫出来!”

    陆浅浅翻了个白眼,没有理会。他们越是找不到安安,她就越是放心。

    但阮云敬却是越来越生气,又一次抽出了自己那把银色的匕首,冲陆浅浅威胁:“你要是不让他出来,信不信我现在就划花了你的脸?”

    “你当他们不存在吗?”陆浅浅指向时婉淇的护卫队,同时自己也往他们身后藏去。

    刚刚安安出现的时候,这些人还没反应过来,甚至不知道安安是否也是需要保护的人之一,这才让阮云敬的人能够去追安安。但陆浅浅却是时婉淇明令吩咐要保护好的人,他们可不敢让陆浅浅出任何意外。

    阮云敬不信邪,握着匕首想要走上前来。才靠近,就被守卫队拦住了。

    “子爵请冷静。”守卫队面无表情的拦住他。

    陆浅浅瞥了眼气得要喷火的他,直接转身回房。

    房间已经有人来收拾过,陆浅浅进去没多久,门铃忽然响起:“客房服务,客人,这是您要的甜点。”

    陆浅浅没有点过东西,她疑惑的走到门前,透过猫眼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容,面露喜色,连忙开了门。

    穿着酒店服务员衣服的凌霄天宠辱不惊的走进来,陆浅浅关上门,正要开口说什么,凌霄天忽然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陆浅浅知道他这是担心房间里有监听设备。

    凌霄天一边给她把甜点搬到桌子上,一边用手指在桌上连续写了三个“安”字。

    陆浅浅会意,他这个意思是安安安全,总算是长舒一口气。随后,她又写了安君墨的名字。

    凌霄天示意她放心。

    两个人假装谁也不认识对方,公事公办的讲完几句对话后,凌霄天便走了。

    开门的一瞬间,阮云敬的声音在走廊里响起:“凭什么不让我进去?别忘了,那女人现在可是我妻子!”

    他被守卫拦在走廊的一端,陆浅浅望了眼,冷冷道:“我可还记得你刚刚要划花我的脸。怎么可能让你进来?”

    阮云敬灵机一动,冷笑着说:“那你还关心你儿子吗?我抓到他了。”

    陆浅浅心一紧,随后又意识到不可能,不为所动:“少在哪里胡说八道,你要是真的抓到了,早就带着他来我面前耀武扬威了。”

    阮云敬的谎言被拆穿,脸色很难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