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时钟海大惊,顿时懊悔起来自己怎么点了火就走,应该等这东西烧完再离开才是!

    可他也没有就此认输,反问时婉淇:“就算你有这东西又怎么样?这也完全可以说是你伪造的。”

    时婉淇不否认:“诏书可以伪造,那杀父弑君呢?”

    时钟海浑身一震,立刻大喊:“你胡说什么!”

    “父亲找你谈废除你储君之位的事,你恼羞成怒就杀了他!”

    “你胡说!”时钟海大喊,挥舞着权杖想要冲时婉淇招呼上去,却没想到被时婉淇接住,借助巧劲直接把权杖抢了过去。

    时钟海踉跄着摔了一跤,得到时婉淇一声冷笑。这些年她每天坚持健身训练,身手矫健不输年轻人。只知道吃喝玩乐的时钟海当然不会是她的对手。

    瞧着她握着权杖再一次坐下,时钟海更加心慌,指着时婉淇说:“你别得意!诏书我已经送去国会,他们明天就会承认我的继位资格!”

    “我那份诏书也送去国会了,除此之外,我还给他们送了一份视频过去。”时婉淇镇定的说。

    时钟海浑身一颤:“什么视频?”

    “你推父亲下楼的视频。”时婉淇的语气冷下去。

    时钟海慌了,下意识后退一步,又怀疑:“不可能!父亲的书房没有监控!如果有的话,王宫守卫根本就不会听我的!而且王宫周围都有信号干扰装置,你也绝对不可能偷装针孔摄像机!”

    “王宫周围的信号干扰装置的确阻止了视频信号的传输,但我装的针孔摄像机只会把画面保存下来,不必发送给我,不会被干扰。”时婉淇说。

    一想到自己杀父的证据被时婉淇抓到,时钟海整个人都不好了:“不!你骗我!你一定是骗我的!”

    汪琳皱着眉头把手上的平板面朝时钟海,播放了那段监控。

    老国王的身体的确一直都不好,但还不至于会自己不慎坠楼。一听说他的死讯,时婉淇就怀疑有问题。

    因此她从密道进入王宫,先是发现了那份被烧焦的诏书,随后她又悄悄去取出藏在国王书房烟雾报警器中的针孔摄像机的内存卡,把国王遇害的画面看了个清清楚楚。

    瞧着画面上自己一遍遍把国王推出窗外的画面,时钟海有些崩溃。他冲上前去把平板从汪琳手中抢走,狠狠摔在地上,恼恨的用力不断踩在平板上。仿佛只要毁掉了平板,就能毁掉他的犯罪证据一般。

    时婉淇眼神冰冷的望着他:“你就歇了这个心思吧。视频我已经发给国会……”

    “那又怎么样!”气急败坏的时钟海怒吼着打断她,以手比枪指着时婉淇说,“只要我杀掉了你,我就是唯一的继承人!国会还会管是不是我杀了爸?”

    “奕岚、浅浅和时岳都有继承权。”时婉淇提醒他。

    “那我就把你们都杀了!枪呢?给我枪?”时钟海有些疯狂的去找枪,却听见时婉淇在背后说:“你就是杀了我也没用,七点半之前奕岚要是没见我平安回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